ʕ๑•㉨•๑ʔ❀

我喜欢你



刷小破站的时候,第一次刷到你哭,当我看到眼泪不断从你的眼眶中溢出,我就想永远地保护你,发誓再也不会让你伤心。


你温柔又强大,尽力把弟弟们照顾得很好。却很内敛,像一汪清澈而清凉的水,映照着白云飞鸟,其实平静的外表之下,是你竭力掩盖的,夜晚下班后的胡思乱想和包容着那么多年来的恶意揉作一团嵌进内心糜烂撕裂后的痛苦。


你是天使满怀期待、羞涩又热情地在深夜大胆降临人间,放在她心仪已久的男孩床头旁的一枝小雏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喜欢的太太赞我文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开心啊啊啊!!!!!!!!!!!!

逼逼叨叨

我真的很喜欢永远这个词,从小婴儿呱呱坠地时生命就开始倒计时,但内心的赤诚和炽热,如滚烫沸腾的开水,是少年心中的向日葵,每个少年心中都有向日葵,或向阳而生,或颓丧委靡,太阳不会是一个人的。


不过永远,是我活了快二十年,唯一所忠诚的信仰,我当然知道永远这个词并不现实,但我依旧如少年一样沉迷在自己的世界中,在这个安全的避风港,用疑惑的目光望向外面的世界。


我所爱的一切,我都希望它能永远地留在我身边,长长久久地活上这么个几十年,到我衰老死去。所以少年还是好的,是我希望的,永远的,长长久久的,勇敢而真实的。

晚安。*☆( ˘ω˘ )☆*.+。

海是藏不住的

🌴还是个宝宝啊,生日快乐,我的宝贝。不要太累了,你很好了☀️。

希望你快乐。



段宜恩陪林在范走在江边弯弯曲曲的桥上,这是一座很矮的、很矮与江快平行的石桥,江水拍打着石头撞击的声音和远处大街上的汽笛声揉碎了搅在一起,段宜恩只觉得太冷,发现没有牵手并不能从林在范手上偷走温暖,他想牵着,伸出手又折回口袋。算啦算啦。段宜恩漆黑的眼睛要把晚上漆黑的江望穿。他太冷了,他不懂怎么会冷。



明明我穿得超多。他想。



段宜恩开始每天写日记了,但不能坚持每天打卡。日记里没有什么小男孩的恋爱日常,而是婆婆妈妈的碎碎念,他把这些都记下来,事情不大,个人的自言自语却占了一大片领地。没有人看过他的日记本,他把它收得好好的,也不许别人看这个小本本,金有谦曾开玩笑说:“Mark哥把平时要说的话都说到日记里去了。”段宜恩腼腆的笑着,却还是没说话。他把他要说的话写进今天的总结里去。



他靠在石桥的桥头边,欣赏林在范好看的背影,胡思乱想。



我好饿哇。今天中午吃了什么?在蹦瘦太多了,要多带他吃好吃的。回去的时候要不要买些牛奶。最近喜欢花。喜欢野雏菊,太阳花,桂花太香了,还有山茶。什么时候会卖呢。明天有没有行程,我不想出门,我好饿。还是好饿。在蹦在发呆嘛。他会不会太疼。他真好看。真好看真好看真好看真好看真好看真好看……



他回神,因为冷皱起的五官明亮起来,笑嘻嘻地像个猛虎下山迈步走到林在范身边,林在范憋笑转头看他,听他用学网上好笑的语调说:“帅锅,一个人啊?”林在范也用像他那样的语气回:“是啊,一个人很寂寞难耐的。”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听到段宜恩的笑声。



咳咳,咳咳咳。段宜恩假装正经地清了清嗓子,言行举止非常阴阳怪气地喊他的:“在蹦啊”林在范的视线转向他,“嗯?”



林在范的头发很长很长了,卷卷的像一只咩咩叫的小羊,现在被风吹得随意放飞自我,他已经洗过澡换了一身卫衣+羽绒服,其实还不知道他里面穿了多少件毛衣,他朝镜子里挤眉弄眼,把自己逗笑。很年轻了,特别男友风,眉眼青涩,“我才十八。”他那时自信的说。林在范很真诚,你去琢磨他的眼睛和心吧,会发现一罐装满了玻璃碎片的玻璃瓶。为什么不是糖果?



你问时,他眼睛会笑到眯成一条缝,郑重其事地回答,因为我要给我的家人们。我的一群可爱鬼们。当然这么可爱应该不会从这个“sexy”的男人口中轻易说出。


“铛铛铛——!!!天下第一好的在蹦米生日快乐哇——”这是段宜恩酝酿超久所以很大声很大声的祝词,他给林在范他胡思乱想时飘到他身上的树叶代替了花,不过好像还是不太适合。林在范浮夸地作捂心口状,一脸幸福。然后他又小声小声地唱着生日歌,庆祝上帝在1994年这天让小王子来到世间。段宜恩本来想在说出“生日快乐”时,也说出“我喜欢你”,林在范本来在段宜恩走到他身边时就想告白。



他们都爱慕着,也都没敢。故事中小王子和小王子在不同的国度。

但现在小王子和小王子会永远在一起。





我不配写文。


🌻


我可不可以成为保护你的天使。?


-------------------/


第一次见你,一直是安安静静的样子,毛茸茸的脑袋温顺地垂着,眼睛眯地像刚睡醒,你看你明明挺高,穿着高中生类型的卫衣缩得像个球。人畜无害的脸蛋还有柔和的眉眼,我总能想到以前窝在有落地窗的卧室里,打开防盗窗望见正下雨时雾蒙蒙的小山。


安静是你的代言词,最好看的是你的眼睛,可乐是百事。

害羞的小孩子,波澜不惊的大人?


那么地富有少年感的人,像十六、七岁坐在中排,老老实实穿着白色单衣和蓝色校服的好学生。让我惊喜的是,你更是一个八、九岁上课走神想着会飞的超人的小男孩。


我在你心里是勇敢还是懦弱?你喜欢向日葵还是玫瑰?





第一次见你哭,我手足无措,顿时脚下钉了钉子无法迈出一步,我离你多远,那仿佛隔开牛郎织女的银河。什么东西从什么东西中落下来,又从什么地方消失。好吧,真的很好看,你的眼睛,还有你泛红的眼眶和脸颊。


我想不惜一切奔向你,不管是舞台还是街道,我不对你说“别哭”,我只对你说“我在”。

脆弱的小孩子,容易感动的大人?


那次我毫不犹豫揽过你的脖颈将你埋进我的怀抱里,心里积累的东西会从眼里溢出来,坚固的高墙抵不住猛烈的洪水。你还是安安静静的,哭也是安安静静的,身体冰冰凉凉的,明明这里空气都是暖的。


我是你晚上睡前数的星星还是白日里温暖你的太阳?你的心铺满了多厚的苔藓?

来日方长,但我只想现在就能陪伴在你身边,想低头就能亲吻,想转身就能牵手,想奔跑就能相拥。


“哥”

这个称呼很陌生,我很少这么唤你。


哥,你可不可以心里只有我。











🌻。


“好像是个人都比你好。”

刷了很多小基的综艺和视频,发现我突然磕不起来我的cp了。

我所看到的七个人都是单纯而真诚的,也许我母爱滤镜太严重了,他们是纯粹的一个整体,所有欢乐和伤痛是他们刻于心上的珍藏,还没有可以引伸为爱情的高度。我们小基啊,好像本该是无悠无虑的,干净的,在我的认知里,爱情是不带目的性的,至少我不大接受混杂的爱情。他们是干干净净的,也是荆棘满身的,他们以五年的时间包容彼此,也许这更近于亲人,友谊,而不是爱情。

大概是见多了混杂的爱情了,占有欲和不甘作孽的爱,某种程度上是更原始的爱,这种方式爱的人也最矛盾。我对爱也还抱有幻想,我想爱是某一方对另一方的守护、陪伴、放手,我也这么爱了    爱是放手,放于现在           不大现实。

他们是爱着的,没有爱情。

我擦。我的文怎么这么短小垃圾,毫无逻辑。

这是人写出来的东西吗。cao。